配资监管投诉电话泽熙逼宫宁波联合失败 坊间传闻或早已高位出逃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中瑞宇成外盘,最大的股票配资开户平台

4月25日上午10时,宁波联合2013年股东大会在位于宁波配配资监管投诉电话资监管投诉电话市北仑区戚家山街道东海路20号的戚家山宾馆正式开始。虽然宁波市当日细雨纷飞,但仍阻挡不了中小股东参会的热情。开会前几分钟,还有一名股东冒着雨匆匆赶来。

此次会议共审议表决了13项议案。其中,备受关注的阳光私募泽熙投资提出的2013年利润分配临时提案因未获得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半数以上而未获通过。关于公司2014年担保额度的议案同样未获得通过。

宁波联合副董事长王维和在回答中小股东关于公司资产重组事项时表示,资产重组方案6月底之前会提交董事会审议。

公司未通过泽熙投资提案

记者注意到,此次前来参会的股东有13人,加上公司的管理人员,整个会场共计22人左右。会议开始之时,宁波联合副董事长王维和表示,由于董事长李水荣在加拿大未能出席本次会议,此次会议由他来主持。

阳光私募泽熙投资并未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宁波联合董秘董庆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泽熙投资从提出临时提案到4月25日的股东大会,均未与宁波联合方面有过任何沟通。唯一的联系就是在买入宁波联合股票之后,将临时提案传真并快递到公司,并派人员到公司确认快递收到并要求对方签收,同时催促公司尽快发布公告。4月25日的股东大会,泽熙也没有派代表出席,只是打电话到公司询问是配资监管投诉电话否能进行网络投票”。

4月8日晚间,宁波联合发布公告称,阳光私募泽熙投资提议公司2013年利润分配方案为每10股转增15股派1.6元(含税)。而此前宁波联合董事会审议通过的方案仅为每10股派1.6元(含税)。

据记者了解,针对泽熙提出的临时提案,来现场参加股东大会的中小股东均投了赞成票。更有中小股东直接呼吁希望大股东能够看重市值管理对公司发展的重要性,同意泽熙提出的转股方案。

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宁波联合4月25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经现场律师确认,持有公司4.98%股权的泽熙6期所提的10转增15的临时提案,以及公司董事会通过的关于2014年担保额度的议案被股东大会否决,包括董事会工作报告、公司年报、公司股权激励以及公司董事会通过的每10股分红1.6元等其它议案则获得通过。

从投票人数来看,本次年度股东大会总共有1200名左右股东进行了投票。而对泽熙投资的临时提案的赞成票也有约40%,并没有达到50%,因而被否决。

泽熙或高位“出逃”

有“宁波敢死队”之称的泽熙投资最近对宁波上市公司情有独钟,先是入主工大首创,然后“出击”宁波联合。公开资料显示,华润信托发行的“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已持有宁波联合1507.0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98%。

继泽熙提出高送转方案之后,宁波联合股价两天之内涨幅达到19.57%。4月10日,宁波联合再次大涨8.66%,收盘价达到9.41元/股。

公开资料显示,因为重组事宜,宁波联合自去年9月份开始便一直处于停牌状态,直到今年1月20日才复牌。从1月20日至4月3日的50个交易日里,泽熙6期一路增持至1507万股。而在4月18日,宁波联合的收盘价为8.73元/股,此后股价一路下跌,至4月25日股价报收于8.12元/股。

在宁波联合召开股东大会之前,有分析认为泽熙投资早在高位时出货,有业内人士表示,“宁波联合股权比较分散,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仅为29.9%,并且在临时提案的第二天市场换手率达14.2%,有理由怀疑有一些资金已经出逃。泽熙持股4.98%,刚好钻了一个法规的空子。泽熙有临时提案权,但同时不受监管,并且持股比例不到5%,可以6个月内买入卖出不用发布公告,比较巧妙地钻了法规的空子”。

对此,有不愿具名的阳光私募投资经理告诉记者,泽熙高调提议上市公司高送转与以往阳光私募的行为有所不同,泽熙此举与公司总经理徐翔以前“快进快出”的凌厉风格相去甚远,对于泽熙是否高位出逃,也只有等待公司发布一季报时才能揭晓答案。

此外,曾有接近泽熙的人士告诉记者,泽熙否认了“举牌”宁波联合的可能。

资产注入系“背包袱”?

在股东大会上,公司的重组也是股东较为关心的话题。有股东表示,目前房地产行业正在走下坡路,大股东的资产注入并不能给上市公司带来好处。

宁波联合1月17日晚间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预案》,公司拟发行股份购买控股股东荣盛控股持有的两家房地产公司各50%的股权,资产预估值超过10亿元。

预案显示,宁波联合拟向荣盛控股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盛元房产50%股权和海滨置业50%股权。

公司此次发行价格为6.71元/股,据标的资产预估值和发行价格计算,发行数量约为1.61亿股。交易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荣盛控股预计将持有公司54.3%股份。

对此,有观点认为,大股东将地产业务注入上市公司,甩掉了盛元房产这个包袱的同时,又可以将股权和对其的债权变现,可谓一箭双雕。

这次重组也遭到了现场中小股东的抵制,有股东表示,涉及重组时,大股东应该回避,不能只想着把困难推给上市公司,要考虑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应该否决给上市公司背包袱的事情。

对此,王维和表示会认真研究股民的意见。“对于股东比较关心的资产重组事宜,公司将于6月底之前提交董事会,最终结果将于那时公布。”

股东质疑金融资产低抛

宁波联合2013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23亿元,同比下降6.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02.76万元,同比增长81.31%,基本每股收益0.2元。公司表示,净利润同比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处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取得的投资收益增加。

公司在去年12月26日发布公告称,公司2013年12月24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财苑)大宗交易系统出售所持有的宁波热电股票52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交易成交总价5405.90万元。经公司测算,光出售宁波热电这一单宁波联合可获得净利润约3593万元,占2013年的59.86%。

4月1日晚间,宁波联合发布公告称,子公司进出口公司与埃达姆巴巴公司于3月31日将各自持有的联合环球公司55%和45%股权转让给了自然人MEHMET,转让价格为37.5万美元。由于该公司的超额亏损已全额计入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宁波联合通过此次交易获得66.8万元的收益。

对于上市公司频频抛售公司金融资产,在股东大会现场,中小股东质疑上市公司为何不在高点抛售股票,反而在低点卖出股票。

对此,宁波联合副董事长王维和表示,公司对宁波热电等资产的投入都是原始投资,在抛售股票变现时考虑的因素颇多,股票价格、公司资金需求等均需要考虑,需要平衡各个方面,公司在股市金融工具运营方面的能力还需要加强。

针对公司董事长李水荣并未出席当日的股东大会一事,在场的一位中小股东向记者表示,董事长李水荣从未出席过公司的股东大会。

此外,在宁波联合的上证e互动平台上,关于投资者的提问,仅有去年7月份和8月份的三条提问,并无新增提问。一位中小股东告诉记者,宁波联合在对待中小股东问题上缺乏热情,投资者提出的问题,公司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应。